當前位置:
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之聲 > 學術交流
思想者|奚潔人:“一條大河”們為何傳唱至今?因為有著跨越時空的“紅色基因”

發布日期:2018-10-29 瀏覽次數: 字體:[ ]

作者:奚潔人

【編者按】“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我家就在岸上住……”還記得2016年發生在香港大學禮堂內的全場合唱《我的祖國》的場景嗎?在上海市領導科學學會會長奚潔人教授看來,紅色音樂文化的革命精神和高尚情感,作為一種文化積淀,具有現實意義,能夠跨越時空。要把紅色資源利用好,把紅色傳統發揚好,把紅色基因傳承好。以下是他在2018首屆中國紅色音樂文化論壇上的演講


音樂,具有打動人心的力量,它屬于文化范疇。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源自于中華民族五千多年文明歷史所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熔鑄于黨領導人民在革命、建設、改革中創造的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植根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在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中,紅色文化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今天,我演講的題目是《關于紅色音樂文化研究和教育的美學思考》,主要談三點思考和認識。

?

紅色文化的性質特征和社會功能

?

我們知道,紅色音樂文化,在性質上屬于紅色文化、革命文化范疇。它們在概念的性質上具有種屬關系。因此,弄懂了紅色文化、革命文化,自然也就明白了紅色音樂文化的基本性質。

?

“五四運動”是紅色文化的歷史起點。因為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中,將中國近代新文化劃分為“五四”以前和“五四”以后兩個時期,并指出在“五四”以前,中國的新文化,是舊民主主義性質的文化,在“五四”以后,中國的新文化,是新民主主義性質的文化。所以,從發生學角度看,紅色文化應該是“五四”運動以后的中國新文化,其根本標志,就是毛澤東強調的,它“是由無產階級的文化思想即共產主義思想所領導”的文化,是屬于世界無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文化革命范疇的新文化。馬克思主義思想、共產主義思想被稱作“紅色思想”。李大釗同志曾于1918年豪邁預言:“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赤旗,就是代表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思想的紅旗。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共產黨的創立,就是紅色文化傳播和影響的結果。因為,中國共產黨的創立就是作為紅色文化的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思想與中國工人運動結合的產物。因此,北京、上海是紅色文化的發祥地。而中國的革命文化,一般是指黨成立以后,我們黨在領導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戰爭中形成的文化,直至在進行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的實踐中形成的文化,后者也稱為社會主義先進文化。

?

關于新民主主義文化,毛澤東強調,“就是無產階級領導的人民大眾的反帝反封建的文化”,這里毛澤東闡明了新民主主義文化的三個要素:文化的領導力量——無產階級的文化思想,即共產主義思想所領導的;文化的主體屬性——群眾性,即人民大眾的文化,是民族的、大眾的新文化;文化的社會功能和革命目標——反帝反封建,即服務于中華民族的獨立和偉大復興,服務于人民解放和人民幸福。因此,這種文化的性質、特征和功能,概括起來講,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我國人民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讓人民獲得幸福生活的思想武器和領導工具,是黨聯系人民群眾的精神紐帶,也是激發群眾為自己獲得新生活而奮斗的精神力量。盡管由于不同歷史時期,黨的具體革命任務和革命目標有所不同,人民群眾對于文化需要的具體內容和形式會有所變化,但其基本性質、特征和功能及其要素之間的邏輯關系,始終沒有變。

?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黨和國家發展的歷史方位發生了重大變化,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尤其是對精神文化生活的需要更加多元,要求更高。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候更加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目標。同時也更加需要凝聚文化的力量,特別是發揚和凝聚紅色文化的精神力量。從這個意義上說,進行紅色文化研究和教育,包括紅色音樂文化的研究和教育不變的主旋律,就是應該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加強黨對紅色文化工作的領導,堅持以人民為主體,堅持文化為民族復興和人民幸福服務的方針和目標。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強調的:一是文藝要創作出無愧于時代的優秀作品,在為社會主義事業發展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中發揮重要作用;二是文藝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要熱愛人民,并且要“愛得真摯、愛得徹底、愛得持久”,作品要經受人民的評價和檢驗;三是加強黨對文藝工作的領導,文藝要自覺地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使中國精神成為社會主義文藝的靈魂,這是社會主義文藝繁榮發展的根本保證。

?

紅色音樂文化的美學內涵與特征

?

紅色音樂文化,除了具有一般音樂文化的美學內涵和特征外,無論在音樂的存在方式、情感體驗、創作主體、審美鑒賞、社會功能等諸多方面都有其特殊性。尤其在音樂作品所承載的思想觀念、價值取向、文化理念、審美意識、情感內涵,行為導向等方面,彰顯出其特有的紅色內涵。

?

一是紅色音樂作品的題材和內容,具有鮮明的政治性、思想性,體現了音樂作為斗爭武器的重要功能,這是紅色音樂的首要標志。人民音樂家聶耳、冼星海創作的《義勇軍進行曲》、《黃河大合唱》等音樂作品,旋律激昂高亢,充滿著愛國主義、革命英雄主義氣概,激勵著無數愛國人士、熱血青年投身抗戰的洪流,極大地鼓舞了全國軍民的抗日斗志,這是用音樂做武器激勵全國人民為取得抗日戰爭勝利而奮斗的典范,體現了音樂強大的文化動員功能。同時,在價值取向上,紅色音樂文化作品具有鮮明的現實性,往往呈現出明確的工作任務的目標性和創作目的性。比如,川藏公路的修建是一部十分悲壯的革命建設史詩。川藏公路全長2400余公里,平均海拔3000米,建設條件十分艱苦。西南軍區戰士文工團在慰問筑路部隊時,創作了《歌唱二郎山》這首歌曲,以歌頌、鼓舞戰士們。至今,在四川二郞山川藏公路的起點,樹立著一塊鐫刻有《歌唱二郞山》五線譜歌譜的石牌,上面寫的歌詞里,就明確寫著“誓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解放軍真堅強,下決心進西藏,保障那勝利鞏固那國防。”事實上,相當數量的音樂作品直接產生于火熱的戰斗第一線,是鼓舞士氣的戰歌。

?

二是紅色音樂作品的形式和風格,具有鮮明的民族性和大眾化特點,以及強烈的多樣性的地方音樂文化色彩。比如,很多紅色音樂作品的藝術風格具有贛南、陜北、湖北等地方色彩,井岡山、閩南、延安、大別山等革命根據地,是紅色音樂作品最集中的首發地,這說明紅色音樂文化具有深厚而廣泛的民族文化和革命傳統基礎,這是紅色文化的本質特征和十分重要的優勢、特點。大量的革命歌謠、民歌、秧歌、地方劇,都吸收和融入了許多地方性的音樂元素。在音樂風格和審美情感的表達傾向等音樂文化心理上,更具有戰斗性、鼓動性,甚至有的就是將政治動員內容改編為便于在戰士和群眾中傳唱的歌曲、短小精悍的音樂劇等音樂作品。

?

三是紅色音樂作品與審美對象的關系,具有顯著的審美功能和教育功能的統一性。紅色音樂,一方面,具有藝術應有的審美功能,在戰斗的間隙,部隊休整期間,給戰士和群眾帶來歡樂,豐富了他們的精神生活,對調節緊張、疲憊的心理和生理狀態,彌補物質生活的貧乏起到了積極作用。如在長征途中,在極其困苦的生活和戰斗的環境中,紅色音樂成為支撐和鼓舞革命戰士重要的精神食糧和精神力量。另一方面,紅色音樂文化承載著重要的政治和文化的教育功能,是教育群眾、動員群眾,激發群眾斗志以及提高群眾審美水平的重要載體和工具,并且由于其更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為群眾所喜聞樂見,因此群眾欣賞和創作的參與度特別高。延安時期的許多作品,產生了非常直接的教育效果。

?

四是創作主體和創作環境的特點,更貼近革命斗爭實踐。紅色音樂文化的作者大多是部隊的專業或業余音樂工作者,創作素材基本取材于現實斗爭實踐。如,延安大生產期間創作演出的秧歌劇《兄妹開荒》。作者身處戰斗第一線,作品誕生于戰火之中,滿腔的革命激情和火熱的斗爭生活直接激發了他們的創作靈感。比如,《淮海戰役組歌》是在戰火紛飛的淮海戰役戰場上誕生的一組經典革命歌曲,它伴隨戰役全過程,隨著一個接一個的戰斗任務,一首接一首的歌曲相繼誕生,直接參與、服務戰爭。據統計,整個淮海戰役期間,華東野戰軍文工一團僅創作歌曲就達40余首,平均不到兩天就誕生一首新歌。當然,也有取材于革命歷史題材的宏大音樂作品,較典型的就是誕生于革命勝利后的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大型聲樂作品合唱《長征組歌》等。

?

總之,紅色音樂文化的歷史貢獻是多方面的,一是它是動員人民進行革命斗爭的有力武器;二是在中國近代音樂史上留下了大量的經典作品;三是激活了民族音樂、地方音樂的文化遺產。尤其是,紅色音樂文化蘊含著共產黨人的政治信仰、優良傳統和革命精神,可以起到堅定理想信念、強化責任擔當、點燃革命激情、激發奮斗精神、歌頌英雄人物、傳播先進典型、服務人民需要、團結教育群眾等重要作用。矛盾的普遍性寓于特殊性之中,盡管這些作品產生年代的具體歷史環境和戰斗任務、工作目標,早已成為歷史,但是,歷史是不能忘記的,習近平強調,“我們走得再遠都不能忘記來時的路”。紅色音樂文化的革命精神和高尚情感,作為一種文化積淀,具有現實意義,能夠跨越時空。歌曲《我的祖國》是為電影《上甘嶺》所寫,對應的是抗美援朝的時代背景,但這并不妨礙其傳唱至今。直到現在,很多人一聽到這首歌,依然心潮澎湃、熱淚盈眶。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歌曲本身的“紅色基因”。因此,要把紅色資源利用好,把紅色傳統發揚好,把紅色基因傳承好。最后,歷史是最好的老師。面對未來,我們始終需要從歷史中汲取精神文化的智慧和力量,以創造開拓新的生活。這就是我們今天要研究、傳播和進行紅色音樂文化教育的政治和美學的意義所在。

?

紅色音樂文化與音樂院校的立德樹人

?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教育的根本任務是立德樹人。蔡元培先生說過,教育的本質在人格,德育實為完全人格之本。美育者,應用美學之理論于教育。所以音樂教育的任務,就是要培養塑造新一代全面發展的健全人格、高尚人格。人格,從心理學意義上說,是知、情、意的統一,從哲學角度講,理想的人格,是真、善、美的統一。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的人格要求,是知、情、意和真、善、美的統一,包含了政治、道德、文化、專業能力、社會活動和體魄等各方面豐富內涵。

?

在音樂院校學生中進行紅色音樂文化教育,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一方面,紅色音樂文化是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資源。紅色文化的根本標志是它的政治性、思想性,通過紅色音樂文化教育的途徑,可以將革命傳統教育同當前的思想政治教育和道德品格教育有效地結合起來,最重要的是有益于堅定學生的理想信念,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另一方面,紅色音樂文化也是學生音樂專業教育的重要資源。許多紅色音樂作品是中國近代民族音樂作品的典范和瑰寶,無論從中國音樂史、音樂理論教學角度看,還是從典型作品的教學分析看,都是民族音樂教育的寶貴資源和重要教材。有些作品,如交響樂《黃河頌》、《紅旗頌》等,還是成功的中西結合的典型教學案例。放眼于未來,有效的紅色音樂文化教育,將使我們的學生無論在音樂的創作和演出,還是在音樂教育領域,都能夠出色地傳承我們優秀的紅色音樂文化傳統,并加以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從而不僅在國內,而且在世界的音樂舞臺上,可以更好地展示風采,影響世界。因此,開展切實有效的紅色音樂文化教育,在音樂院校,不僅是思想政治工作部門的事,也是教學行政部門的事,更是全體師生的事,是學校履行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一件大事。

?

具體地說,加強紅色文化教育和熏陶,要著力完成三項任務,把音樂院校的學生培養塑造成為社會主義音樂事業接班人和專業領軍人才。

?

第一,人格教育——紅色音樂文化,蘊含著先輩的政治信仰、愛國情懷、道德境界和審美理想等人格內涵。所以,開展紅色音樂文化教育,有利于從政治理想信念、愛國主義情懷、道德價值取向、高尚情感涵養、藝術創作和表演能力以及社會行為規范等方面全方位地對音樂院校的學生進行人格教育,落實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尤其是紅色音樂文化的音樂劇、歌劇、戲劇、電影、交響樂等作品中,成功地塑造了諸多英雄模范人物。他們的人格形象和音樂形象,具有重要的人格教育和專業教育的示范效應。同時,那些作為紅色音樂作品創作者的著名紅色音樂家、人民音樂家的理想信念、價值觀念、藝術追求、道德境界,本身也是杰出的人格楷模,必定會深刻地影響音樂院校學生的人格素養乃至人生道路。概括地講,就是要把學生培養成為真善美相統一的完整的全面發展的人。

?

第二,音樂美學教育——從音樂人才培養角度看,紅色音樂文化蘊含著十分豐富的音樂人才專業教育和專業訓練的音樂美學資源。一是紅色音樂文化,彰顯著先輩的信仰之美、崇高之美。有利于陶冶、涵養學生內心的崇高感,激發他們鑒賞和創作具有崇高美的作品,對于當前社會弘揚崇高精神具有重要現實意義。二是紅色音樂文化反映了先輩正確的音樂創作道路。有利于學生學習他們熱愛生活,堅持深入生活,善于從火熱的生活中發現創作的題材和獲得創作靈感,堅持藝術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美學原則。同時,紅色音樂文化蘊含著先輩們精益求精的專業精神和嚴肅認真的創作態度,有利于培養學生正確的專業精神和專業態度。三是紅色音樂文化體現了先輩高尚的審美趣味和正確的群眾美學觀。他們尊重群眾,學習群眾。一方面,具有將群眾中蘊藏的豐富音樂素材,加工提煉為音樂精品的專業自覺性。另一方面,在創作和表演中,又不忘記音樂工作者擔負的宣傳群眾、引導群眾和提高群眾的專業使命。堅持正確的觀眾意識,既尊重群眾的審美需求,又反對和抵制媚俗、低俗和庸俗。學生學習紅色音樂文化,有利于從中感悟和培養高尚、高雅的審美趣味,防止和糾正社會上某些不良審美心理傾向。一句話,就是要把學生培養成為合格的音樂領域的專業人才。

?

第三,社會實踐教育——是進行社會實踐、開展社會服務、培養學生公益精神、增強社會責任感的重要途徑。學習研究和教育傳播紅色音樂文化,有益于增強我們的文化自信,增強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有益于傳承我們黨的革命精神和奮斗精神,發揚銳意進取的改革創新精神;有益于推動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提高全社會文明程度等。從歷史經驗看,紅色音樂文化對凈化社會文化生態,倡導人民群眾積極健康的文化生活方式,引導群眾形成高雅的審美情趣和社會審美心理具有不可忽視的重要作用。音樂特別是歌曲,是最易普及、流傳的藝術樣式,也是對群眾的審美情趣和審美心理最易產生影響的藝術樣式。

?

總之,提出所謂音樂院校立德樹人的三重任務,就是強調要從多方面入手,把音樂院校的學生培養成為能繼承紅色傳統、擔當時代重任,德藝雙馨、可堪大用的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音樂事業接班人,成為弘揚紅色文化的積極傳播者和踐行者。



【思想者小傳】奚潔人 教授、博士生導師,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上海音樂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名譽院長。中國領導科學研究會顧問、上海市領導科學學會會長。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學科評審組專家,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曾任中國浦東干部學院首任常務副院長、中共上海市委黨校常務副校長、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副主席等職。著有《面向21世紀的領導創新》等著作20多部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pk10冷热温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