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視點
【上觀新聞】中國浦東干部學院發布城市轉型升級報告:長三角區域綜合競爭實力最強

發布日期:2018-09-17 瀏覽次數: 字體:[ ]
從2014年到2017年,穩居前十名的副省級(含)以上城市有上海、杭州和南京,而穩居前十名的長三角地級城市有蘇州、無錫、常州、鎮江。此外,江蘇南通在2014年和2015年也兩次進入前十位,浙江紹興在2015年進入前十位,江蘇徐州、江蘇淮安在2017年雙雙進入了前十位。

9月14日,在中國浦東干部學院舉辦的“《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區域轉型升級,重塑城市發展新動能》暨2014—2017年度中國城市轉型升級能力指數”研討會上,由中國浦東干部學院與中國產業升級網聯合推出的《中國城市轉型升級能力指數評價報告》發布。報告顯示,東部地區(尤其長三角、珠三角區域)率先發展突出,城市轉型發展領先于全國其它地區。其中,長三角是中國綜合競爭實力最強的區域,是城市轉型發展的中堅力量,是率先發展先行區。

?

該報告基于2014年至2017年的國家統計年鑒數據,遴選出對中國城市轉型升級能力有主要影響的多個指標,構成中國城市轉型升級能力的評價指標體系,以揭示中國城市轉型發展的趨勢及特征。報告將城市轉型升級能力分解為“經濟綜合實力”“科技創新能力”“城市發展效力”“宜居宜業力”“融資能力”五個二級指標和28個三級指標。報告還遴選出八個主成分因子,如對金融機構各項貸款余額、實際使用外資金額、科學支出比重、工業廢水排放量等指標有絕對值較大的負荷系數,是表征區域融資能力和科技創新能力的指標;建成區綠化覆蓋率、人均郵電業務量指標有絕對值較大的負荷系數,是表征生態環境和利用信息化手段的指標;對應工業利潤率、工業固定資產利潤率、人均城市道路面積、人均GDP等指標,是表征城市總體發展水平、工業發展效率和基礎設施情況的指標等。

?

報告主要負責人、中國浦東干部學院教務部主任何立勝教授表示,城市轉型發展的特色是歷史與現實的融合,是傳統與現代的交匯,是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邂逅。因此,城市轉型發展應強調幾個突出,即突出“以人為本”,這是因為,城市是以人為主體的,能夠滿足生活、生產、生態需要的有機空間和讓人們生活得更好的居住家園;突出“創新驅動”,從要素驅動轉向創新發展驅動,注重轉型發展的質量、效果;突出綠色生態發展,注重“宜業宜居”。這幾點特征在指標構建中也得以體現。

?

報告對2014年到2017年四年間我國城市轉型升級能力進行了排名。報告表示,在這四年間,中國城市轉型升級能力北京、深圳、上海始終位列前三,杭州、南京、廣州、天津也連續四年進入前十位。但同時,第四位的爭奪比較激烈,2014年是杭州,2015年是廣州,2016年是南京,2017年是杭州詳見表一)。報告還單獨對這四年間我國地級城市轉型能力進行了綜合測評。測評結果顯示,江蘇省的蘇州市始終位列第一,居前的集中在東部地區,中部、西部區域與東北地區的地級城市中,僅昆明在2016年度進入前十位(詳見表二)。總的來說,從區域分布來看,轉型升級能力綜合測評前十名的副省級(含)以上城市、地級城市主要集中在東部地區;中部、西部副省級以上城市及省會城市中,僅有武漢、成都兩個城市曾進入過前十名的行列,而東北地區的上述城市中則沒有進入。

(表一)

(表二)

?

報告發現,我國轉型發展正體現出一些明顯的地區格局特征。這包括,東部地區(尤其長三角、珠三角區域)率先發展突出,城市轉型發展領先于全國其它地區。其中,長三角是中國綜合競爭實力最強的區域、是城市轉型發展的中堅力量,是率先發展先行區。從2014年到2017年,穩居前十名的副省級(含)以上城市有上海、杭州和南京,而穩居前十名的長三角地級城市有蘇州、無錫、常州、鎮江。此外,江蘇南通在2014年和2015年也兩次進入前十位,浙江紹興在2015年進入前十位,江蘇徐州、江蘇淮安在2017年雙雙進入了前十位。珠三角地區作為改革開放的先行區,也在轉型發展方面居前。從2014年到2017年,深圳、廣州穩居副省級城市前十。東莞的轉型升級能力連續四年進入了地級市前十位,珠海、佛山的轉型升級能力從2014年到2016年連續三年進入地級市前十位,中山市也在2014年和2015年進入前十位。報告進一步表示,中部地區城市發展雖然較為迅速,城市轉型能力,城市發展綜合實力逐漸提高,但較東部沿海城市而言,整體實力次之,武漢、長沙在副省級城市排名中曾經躋身前十。西部地區城市轉型發展比較突出的區域集中在成渝、關中—天水、環北部灣等區域。

?

報告認為,區域間、城市間的轉型升級差距突出表現在幾個方面,即要素資源聚集能級、水平不同,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等有較大的差異。盡管東部沿海地區轉型發展的能力明顯高于東北、中西部其他區域的城市,但東部沿海一些城市資源環境約束趨緊。報告認為,當前,我國城市轉型發展也面臨一些難題:比如,城市產業升級面臨高端產業和低端產業的雙重擠壓,其產業轉型發展的壓力不僅來自發達國家創新的“先發優勢”,也承受著一些發展中地區與國家的后發優勢的擠壓,以蘇州、東莞、佛山為代表的出口制造型城市處于轉型發展、創新發展的關鍵時期;城市踐行綠色轉型發展的壓力仍然巨大;資源型城市的經濟發展長期過度依賴于某種或數種自然資源型產業,導致經濟結構畸形,轉型發展路徑依賴嚴重,如沒有重大創新,將影響城市的經濟發展等。

?

如何更好地推動我國城市轉型發展?報告也提出了多方面建議:

?

第一,要城市形態、人口規模、經濟發展協調。城市轉型發展不僅與地理空間、資源聚集、要素結構、產業水平、產業結構高度關聯,而且與城市體制機制、開放水平、營商環境高度相關。要落實以人為核心的城市化,回歸到人的需求的多樣性,回歸到人的權益多樣性,聚焦城市轉型發展中對不同群體的影響,增加人們的發展與福利獲得感,推動城鎮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這也將是我國城市轉型發展的重要未來趨勢。

?

第二,要優化城市體系結構。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支持中小城市的產業發展和公共服務;加快推進城市間中小城市間基本公共產品、服務均等化;城市內部努力實現公共服務如教育、基本醫療、保障性住房等覆蓋城鎮常住人口。城市轉型發展系統復雜。要推進多維度的轉型發展,從外延、數量轉向內涵、質量提升,實現工業化與信息化融合,現代信息技術革命使“數據”與“人口”紅利互動,促進城市轉型發展中的市場深化、服務化、智能化、綠色化。

?

第三,推進產城融合要重視產業與城市發展相互依存、協同。要在空間、功能上整合,實現工業化與信息化融合,以產促城、以城興產、聚產。要按照城市有機更新的要求,促進城市發展規模同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相適應,人口集聚與產業集中相適應,宜業宜居,物質生產與文化生活相適應。

作者:李小佳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pk10冷热温怎么看